中國西藏網 > 讀書

餘秀華:站在生活一邊的詩人

發佈時間:2020-11-20 14:10:00來源: 四川日報

  2014年底,家住湖北鍾祥橫店村的農民餘秀華被媒體人發現,一部《月光落在左手上》,在征服無數讀者的同時,也使詩人的身份與這位身患殘疾的女性緊緊綁定。

  2020年9月,新版《月光落在左手上》面市。五年來,餘秀華離婚了,也因為當地的新農村建設搬進新家,她的作品暢銷不衰,憑藉《月光落在左手上》30多萬的銷量,餘秀華成為繼海子之後最暢銷的中國新詩作者。面對生活境遇與生活環境的變化,餘秀華如何繼續她的詩歌創作?如何看待自己的家鄉?如何感受生活的冷暖交織?

  11月15日,餘秀華攜新版《月光落在左手上》做客成都,在文軒BOOKS招商店舉行的“月光落在左手上——餘秀華詩歌分享會·成都站”亮相,暢談詩歌創作、女性、愛情等話題,並與現場讀者展開互動。

  談作品:生活永遠比文學重要

  五年前,《月光落在左手上》甫一面市,餘秀華富有衝擊力的語言就吸引了眾多讀者,讀者們欽佩她對愛情的勇敢追尋,感動於她對鄉村生活情景的敏鋭感知。而在此後出版的詩集《我們愛過又忘記》中,由於境遇和心境的變化,裏面的詩不再如第一本詩集那樣富有衝擊力了。

  對此,餘秀華坦言,痛苦有時是文學創作靈感和動力的來源,而“離婚後覺得身上的一座大山被搬走了”。餘秀華對生活與文學的關係有清醒的認識,比起文學上的成就,她認為生活本身更重要,“誰會以每天生存都得不到保障為代價,去成就寫作呢?這是本末倒置。可能我以後的作品在別人看來會顯得平庸,但那就是我生活狀態的寫照,生活從來不是為寫作準備的,生活永遠比文學重要。”

  由生活與文學創作的關係,餘秀華談到對自己的詩歌創作有重要啓蒙意義的詩人海子。“詩歌對海子的個體存在有什麼好處?難道是為了成就他的身後名嗎?”餘秀華髮問並自答,“我特別希望海子是活着的。”

  “我認為無論是詩人還是讀者,都應該保持一種開放的心態來看待詩歌。”餘秀華認為,“討論詩歌更多地應該關注作品本身,關注文本。”針對自己的詩歌,餘秀華風趣地解釋,“我覺得我的人品和作品是分不開的,都一樣好。”

  談寫作:語言能力本質是思維能力

  很多讀者對餘秀華語言風格的評價是犀利,無論是在她的詩歌中,還是在她日常的微博裏,總能三言兩語切中要害。而餘秀華卻認為,自己的語言並非犀利,只是準確,“一個人想把話説得準確,前提是具備一定的思維能力,因此可以説,語言的能力本質上是思維的能力。”餘秀華表示,自己的詩歌之所以給讀者留下深刻印象,一個重要的原因就在於找到了語言的平衡點,少一些會流於晦澀,多一些又顯得過於直白,都不是詩意的表達。

  現場讀者向餘秀華分享了自己寫作中面臨的瓶頸或遭遇的挫折,餘秀華也從自己的寫作經驗出發,與讀者進行了交流。在她看來,新詩的表達看似很隨意,把一句話進行分行處理就可以成為一首詩,“但其實新詩有內在的結構和韻律,而更重要的則是詩人思想的體現。”餘秀華説,或許存在一個有思想但沒有找到合適的語言來寫詩的人,但一定不存在一個沒有思想但能夠把詩寫得很好的人。而她自己,“還沒有遭遇過創作的瓶頸”。日常生活中的餘秀華,喜歡玩手機、刷抖音,有時候玩太久了會覺得有點荒廢,就嘗試把電腦打開去寫詩,“可能當下寫不出來,就有關掉電腦繼續看手機、刷抖音,過兩天總能寫出來。”

  餘秀華告訴讀者,寫不出的東西可能是一種感情,面臨這種情況,她會找幾個自然界的事物作參考,把感情寄託到它們中,然後以此寫一首詩、兩首詩,甚至五首左右,再倒回去比較它們的結構差異。她把這種方法叫作“初學者的心態”或詩人的“初心”,“就是用最初的熱愛、最初的心情來完成現在正在做的事情。”

(責編: 常薇薇)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