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原創

【香港快遞查詢】“西藏陽光計劃”使高原人民充分享受到科技實惠

發佈時間:2020-11-17 23:35: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人們在西藏旅行,無不驚奇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太陽能資源在高原上得以廣泛利用。一座座太陽能光伏電站、一個個燒水做飯的太陽能灶、一棟棟明亮的太陽能採暖房、一排排可供熱水的太陽能熱水器、一片片太陽能温室大棚……遍佈西藏各個角落,給農牧民羣眾生活帶來變化,成為西藏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那是什麼原因,使西藏的太陽能開發利用能夠走在全國前列,讓農牧民羣眾充分享受到科技所帶來的實惠呢?


這是西藏江孜縣一位農村婦女正在使用太陽能灶燒開水(唐召明1996年攝)

這是西藏自治區那曲市嘉黎縣多拉太陽能衞星電視接收站工作人員在擦拭電視接收儀。該接收儀利用太陽能發電來保證其使用(唐召明1997年10月18日攝)

  不久前,我在北京採訪了原任西藏自治區太陽能研究所所長、現任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副會長陳正榮和原中國太陽能學會祕書長、副會長孟憲淦,終於使我對“西藏陽光計劃”,這項對西藏太陽能開發利用產生重要而深遠影響的重點科技工程有了全面瞭解。

這是孟憲淦(右)正在向來訪的陳正榮(左)介紹他新出版的《硯林心田》畫冊(唐召明2020年10月14日攝)

  千百年來,在西藏高原,農牧民吃的是牛羊肉,燒的是牛羊糞、秸稈,點的是酥油燈。“能源”,在這裏只是個空洞模糊的概念,而現在全然不同了。


這是西藏自治區那曲市尼瑪縣城新建的居民太陽能採暖樓(唐召明2009年8月6日攝)

  西藏城鎮和鄉村現在不僅隨處可見一個個太陽能路燈、一棟棟太陽能採暖房、一座座太陽能通訊基站,就連牧民家也常常可以看到安放在窗前、屋頂和院內發電的電池板,燒水做飯的太陽能灶。

  太陽能是我們這個星球上最主要的能量源泉,而西藏高原又是世界上太陽能極為豐富的地方,大部分地方的年日照時數都在3000小時以上。

  由於西藏高原空氣稀薄、氣候乾燥,大氣透明度好,太陽輻射透過大氣層時能量損耗少,加之緯度低、陰雨多雲的天氣少,所以陽光輻射強、日照時間長。

  在拉薩,如果用一個採光面積2平方米的太陽能灶做飯或燒水,它的速度和一個2千瓦的電爐差不多。

  而藏北則是“世界屋脊的屋脊”,其日照時間更長,太陽輻射也就更強。

  但是,西藏過去80%以上的能源卻依靠牛糞和薪柴,嚴重製約着西藏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物質生活水平的提高。

  20世紀70年代末,全國32個無電縣中,西藏就佔了21個。為此,西藏科委開始有計劃、小規模地開發利用太陽能資源。因為利用太陽能燒水做飯和發電照明,既方便又幹淨,老天爺還不收燃料費。

這是原任西藏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陰法唐(右三)與原西藏自治區政府副主席牛瑞周(右一)、國務院西藏經濟工作諮詢組辦公室主任王海(左五)、孟憲淦(左三)、陳正榮(左一)在中國科學院電工研究所參觀時合影留念(唐召明提供,1990年攝)

  陳正榮回憶説:“時任西藏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的陰法唐十分重視新能源開發利用工作。他多次深入實地考察和召開相關會議來研究解決能源問題,並從西藏財政撥出大額專款用於此項工作。”

  當時,全國在太陽能資源開發利用上剛剛起步,可供借鑑經驗不多,加上西藏研究人才缺乏,要儘快把西藏豐富的太陽能資源充分利用起來有着許多困難。唯一辦法是聯合全國在此領域的科技力量,進行協作攻關,重點突破。

  於是,1989年陳正榮提出“西藏陽光計劃”設想,很快就得到中央和西藏有關部門的大力支持與幫助。

  1990年2月27日,時任“國務院西藏經濟工作諮詢組辦公室”主任王海和國家計委資源司負責人,召集國家能源部、農業部和中國光電技術發展中心、清華大學、西安交通大學、中科院電工所、中國太陽能學會、機電部六所等單位20多名專家學者和有關部門領導開會,專題研究西藏太陽能開發利用問題,並決定組織成立一個專家組赴西藏考察,編制太陽能發展規劃和具體實施方案。這個專家組由時任中國太陽能學會辦公室主任孟憲淦任組長,西藏太陽能研究所主要負責人陳正榮和西安交通大學教授朱明堂任考察組副組長。

  1990年5月,專家組一行由時任國家計委資源司朱儁生帶隊進藏考察,並於同年7月編制出“西藏陽光計劃”,經西藏自治區政府同意,報國家計委批准立項,開始全面實施。

  “西藏陽光計劃”旨在加快西藏太陽能資源開發利用,其目的是儘快緩解農牧區能源的緊缺問題。計劃從1990年至2000年,推廣太陽灶50000台、太陽能燈10000台,建設太陽能採暖房20萬平米,推廣太陽能熱水器35000平米,發放各類小型光伏發電系統150千瓦,總投資約1.5億元。其中,國家計委項目資金投入500萬元,西藏自治區政府投入配套資金200萬元,其它由用户和羣眾自籌。

這是上世紀90年代初在西藏那曲地區雙湖特別區建成的功率為25千瓦的光伏電站。它是我國當時建成的最大太陽能電站(唐召明2009年8月2日攝)

  2000年,“西藏陽光計劃”全部實施後,取得良好的經濟和社會效益,對加快西藏太陽能利用工作發揮了重要作用。90年代初在那曲地區建成的功率為25千瓦的雙湖特別區電站,成為當時我國最大的太陽能電站。

  緊接着,西藏又實施了“金太陽工程”,新建光伏電站62座,發放光伏發電系統17.6萬套,總投資近20億元,解決了70多萬農牧民羣眾的用電問題。

  據測算,西藏太陽能的開發利用現在每年可節能12.7萬噸的標準煤、價值人民幣1億元左右。

  在“西藏陽光計劃”提出、編制和實施過程中,陳正榮勇於攻關,所主持研究的“西藏太陽能資源綜合開發利用”項目獲國家星火科技二等獎,“太陽能金屬相變蓄熱爐”項目獲國家科技發明三等獎和西藏科技發明二等獎。

  陳正榮大學畢業進藏工作35年,曾擔任西藏科委黨組副書記、副主任及西藏農科院院長等職務。談起西藏太陽能的開發利用,他記憶猶新、一往情深。

  今年78歲的孟憲淦,因為太陽能的開發利用而與西藏結緣。“西藏陽光計劃”實施10年間,這位我國最早從事新能源開發利用的科技工作者克服高寒缺氧、多次遠赴西藏指導工作,為“西藏陽光計劃”的順利實施作出重要貢獻。

  説起孟憲淦,少不了要提及他過去在工作之餘,所進行的中國硯台文化收藏和研究工作。“硯是中國文化的一個承載,因為古人就靠筆墨紙硯來傳播中國文化。同時,硯也是高雅的藝術品,有着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孟憲淦説。

  近十年來,孟憲淦不僅在市面上買硯台,還經常請一些雕刻家將自己在各地找尋到的硯石雕刻成《紅樓夢》金陵十二釵、寶黛共讀西廂等精品硯。

  我在他家中採訪時看到,他屋裏堆滿了上百件大小不同的硯台,並出版了《硯林心田》畫冊。

  話又回到西藏太陽能開發利用的成效上來。近年來,在國家的大力支持下,西藏太陽能資源被廣泛應用於照明、取暖、通信、廣播電視等諸多方面。

  特別是藏北高原牧民羣眾通過利用太陽能資源不僅徹底告別了使用酥油燈照明的歷史,還看上了電視、用上了冰箱和手機,實現了磨糌粑、打酥油等方面的機械化,提高了生活質量,過上了現代化的新生活。(中國西藏網 文、圖/唐召明)

(責編: 德吉卓瑪)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